欢迎访问诗人百科 - 人人都可免费编辑的诗人百科全书!
诗人百科  > 所属分类  >  中国诗人    当代诗人(1949-今)   

陂北

目录

诗人介绍:编辑本段

      陂北,本名吴光红。湖北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乡土诗人协会理事、黎黄陂研究学会理事。诗歌散见《诗林》《贵州文学》《中华文学》《渤海风》《流派》《中国乡村》等一百二十多个刊(次),著有个人诗集。


陂北陂北


作品欣赏:编辑本段

 

      ◎ 钟声


      是钟敲打和东西跌落的声音
      传几声,一些时光就消失了

      山涧溪流,正在兀自流着奔放
      苍劲的松柏拉伸着落日里
      一片吚呀的诗经
              “
的一声脆响
      惊飞几只山雀
      这些踱留的虔客站了起来
      却不知道是该追随前面的影子
      还是听,体内刚刚植入
      的梵音

      ◎暮秋

      不知怎样的风,吹黄了水杉
      落下许多鸟鸣

      除了朝霞和夕阳
      那些绣蚀的针,一直退让着
      刃口锋利的叶边宝刀未老
      它们把冒犯的阳光,刀刀剔除
      让没有热度的光芒疲软地挂在墙上

      ◎平原上的夕阳

      平原上的夕阳
      不能垂搁在山冈和树尖
      只有用流云的刀片
      切割一点就轻松一点
      小心翼翼地落下去

      于是,夕阳
      就落在了鸟的背上
      惊飞一片黑色的影点
      于是,夕阳
      就跌在了,前面坡上
      车与车之间
      高速奔跑的轮子
      碾溅血色一片

      ◎空杯子

      连一丁点水,也没有装入
      桌面上,只有屋外
      从窗口倾斜倒入的阳光

      或许如同盛入茶水
      能装溢,从窗口漫入的
      屋外的鸟鸣、蝉吟
      却装不够,远方
      叶的绿、天之蓝

      在桌边,我能想象
      母亲颤颤巍巍地
      盛入一杯茶水的涟漪
      一脸的笑容
      而空杯子一动不动
      只给我,一切都是空的
      一切都不存在


      ◎ 阿莲

      只有再开阔一些
      才能养活,野生在水中的
      莲,那些泛着春光的滟潋
      从不限制,岸边一朵花
      或者,一棵绿帘摇曳的垂柳
      就铺展开来

      那些椭圆形的叶,一撑开
      再晶莹的水珠
      也会,毫不怜悯地
      抖落

      那些椭圆形的绿色,一撑开
      那怕池水,藏匿于重山峻岭
      荡漾的,都是
      清凉一夏

      ◎禅院里的桃花

      种植在禅院里的桃花
      和禅院外
      没有什么不一样
      春天刚迈入三月,院里院外
      桃花都绽开了

      它们花事,一样的灿烂
      一样的入息清香
      在风中,坠落时
      一样的缤纷

      不同的,是花残飘零后
      院外,东风直接吹向西边
      院内,却有专侍的僧人
      握一把竹扫,扫着扫出一声
      阿弥陀佛

      ◎天台山上的雪

      看到那片雪景时
      雪,已覆盖了整个天台山
      峰峰岭岭的苍松翠竹
      都在努力地收敛绿色
      乖巧着,呈现唯一的
      雪的洁白

      那些雪,没有一点瑕疵
      它们在山路、峡谷、峰峦匍匐着
      沉浸在寺庙朝圣的晚钟声里
      风,也吹不动一个棱角

      天台山,此刻一片素雅
      似乎只有这样,才显现
      整座山的庄严
      才让人觉得,群山在感恩
      一年四季,那些远去的花草
      曾经艳丽的怀念

      ◎锦瑟

      那些遗漏在风外的蝉乐
      终究没能拾起一段
      它们年复一年
      虽然占驻许多时光
      还是流水般远去

      有时,我穿越了它们
      有时它们,从我耳际穿过
      溢漫出来的如同天籁
      在异乡和故里,这两个和弦
      弹奏出来的声音
      惊人的一致

      ◎如果时间能允许

      那些委屈算得了什么呢
      老屋、土地、一点点遗产
      都不如,再喊你一声妈妈

      我该放下一切
      接住妻子手中,坐着轮椅的你
      我该借此机会,在你不再忙时
      打听,你经藏多年欲言又止
      满满的往昔

      我该那儿也不去,让你
      一睁开眼,就能看到我
      我该陪着你沉默,背着落日
      俯瞰一次
      生活了几十年的故地
      我该与你择一处景区,兴奋地奔过去
      那怕仅仅走到门口

      如果时间能允许,妈妈
      我怎么会落下那么多缺憾
      我一定让你笑容满面
      像少年时惹你生气
      次日还能享受,抑扬顿挫的母语
      喊醒那个,沉睡的乳名

      ◎麦子、麦子

      在曾经种植麦禾的地
      他们把一个人,种了进去
      然后用褐色的土壤
      把坟还原成一颗麦子
      曾经种满人的山冈
      都漫到山顶
      除了一条思念的路
      裸露的麦子,长满
      灌木和杂草

      那些吃过麦子的人
      最终蜕化成一颗麦子
      开始侵蚀,养育过它的土地
      只是那一颗麦子
      咀嚼在一年年的清明
      没有一丁点儿,丰收的味道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您待完善后可继续阅览。
编辑词条时,请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要实事求是,不得胡乱捏造及有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张红    下一篇 梦儿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