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诗人百科 - 人人都可免费编辑的诗人百科全书!
诗人百科  > 所属分类  >  中国诗人    当代诗人(1949-今)   

石俊阳

田间布衣,本名石俊阳,河南长葛古桥人,70后纯农民一枚。项梅清韵文学社执行社长,诗歌主编。

石俊阳石俊阳

目录

人物介绍编辑本段

田间布衣,本名石俊阳,河南长葛古桥人,70后纯农民一枚。项梅清韵文学社执行社长,诗歌主编。作品散见《库尔勒晚报》《大河报》《烟雨飞花》《岁月精美》《望月文学》《燕京诗刊》《荒原诗刊》《诗人诗刊》《葛天文学》《诗歌周刊》《中国千家诗》《如云诗刊》《现代诗美学》《诗意人生》等杂志与合集。出版诗集《风落人间》。
石俊阳石俊阳

诗歌欣赏编辑本段

■麦黄杏

杏子把金黄挂满枝头
等一根扁担
把酸甜带给人间

一些等不及的,跳入尘埃
寻找滚烫的归宿
街上男人,手中镰刀雪亮

“麦黄杏!麦黄杏!”
回旋了深巷
门口张望的眼睛,却已锈迹斑斑

■春风十里

是有些暖了。似曾相识的细节
再次从一朵桃花上起笔
比烟还淡的细碎芬芳,在阳光里
让天更高更蓝

飞鸟的翅膀,依旧爱着万里晴空
一声清脆的婉转,落在翠柳上
如拉长的诗句

渐次茂密的人间
被野草不经意铺成绿茵
闭目,也能
抓住一缕阳光,一抹清风

我脆弱的胸膛,有一丝不为人知的涟漪
暗合眼前的清澈。此时谁在想象痛苦
谁将陷入万劫不复

■风在吹

三月,草木都在蓬勃生长
谁会想起,弱小的,卑微的生命
更容易消融于世?譬如
眼前这蓝花,脚下的蚂蚁

我脆弱的胸膛上
融合希望与忧伤
如海,波涛汹涌
又恣意荡漾

听说,春天来了花必开
在命运的刀锋之上,有谁听见
一只蚂蚁的骨头被折断时发出的轻响

风吹着。这清晰透明的蓝眼睛
蓄满焦虑与忧伤,在三月深处被遗忘
我独自怀抱的咏叹,了无声息

■风雨中的一枝翠色

如一条凌厉鞭子
从风雨中伸出
抽打语无伦次的世俗

悲欢在每一片叶面上交错
多少妄念,陷在惶恐途中
颤栗,滴答不定

婆娑的世事,一如既往
背负苦痛打人间走过的事物
找到了善待苦难的理由

苦难,又还原给了世俗
泥泞的脚窝里,长满野草
谁,是那个路过的人
谁,又是那个割草的人

■社戏

红颜淡妆,水袖轻扬
一台兴趣正浓的旧戏
在十字街头“咿咿呀呀”不肯退场
打马而过的书生已经远走
倚窗之人,为何还不肯收回目光

一面杏黄酒旗在风中打着趔趄
隔窗看戏的人,手中红酒尚剩半杯
那个吹糖人的老头
在“乒乒乓乓”的锣鼓声中,吆喝着
走到了戏台背后,再没回头
下一折粉墨登场者何人

■今夜,雪来过

北风吹一回,草木颤栗一次
风奔跑不停时,一场大雪落于二月,
困倦的人退进梦里,唇角滋生微笑
那些赶路的人,伴随几声犬吠
穿过刺骨的原野

倘若有雪蒙住夜的眼
我默许,一匹北风的战马踏疆而至
赶在梅花凋零之前,遵从春天的指引
与草木再次互为风景

■田间布衣

一把镰刀,可以推开庄稼
也可推开一些杂草
掉下来的汗珠,不会砸疼
一条虫子的梦

掰开一粒粮食
取出内核,在阳光下风干
犹如风干人间疼痛

落日向晚。拍拍身上尘土
携锄的人,正被夜色吞没
乡间小路狭窄,风只好侧身
为一抹炊烟让路

■春风

拥着阳光从山那边来
把山顶一朵白云吹成人面桃花
和着枝丫上清脆鸣音
以细细芬芳将人间包围

秋天的叹息藏起。冬天的眼泪收回
随你轻盈步履,把一只青鸟放进蓝天
把一朵白云揽入胸怀。把一朵桃花插上心头
我的世界,三月的蓝

在花丛中驻足。在绿茵里漫步
在碧水前留恋。在暖阳中缱绻
幸福的指数,舒心的微笑
不停上涨,提升

供蜂蝶采撷。供虫蚁搬动
供鸟雀啄食。供世人念想
无需谁感激,无需谁回报
玉一样温润,在天地间流转

靠近你,灵魂颓废
不见踪迹。面容的病态与憔悴
世俗的苦难与怨恨,都流放千里

■与月对坐的人

坐下去。月光打开
他瘦骨嶙峋的影子里
有深秋草木咳嗽

风,在身边散开,又聚拢
反反复复。一枚挣扎的落叶
让他,笑得比月光惨白

老去的虫声,未老的方言
都被一双手攥住。草木无语
一些事物,仍旧破土而出
比如清脆的萝卜,淡淡的桂香

过程,无人问津
他脊背上沾满的露珠
是他的眼泪与天空

■塔

一场蓄谋已久的雪灌下
庙堂之上的香客,不敢开窗
看,满目虚张声势的白

一具荒草生于缝隙
北风扬起的十万支利箭
没有漏掉它瘦弱躯体和疼痛骨骼

渺小到只剩一点黑的麻雀
在塔尖上与一片苍凉对视
它的伙伴呢?在屋檐下还是柴草垛里

它的鸣声越来越小,以至于
说不出它们的下落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您待完善后可继续阅览。
编辑词条时,请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要实事求是,不得胡乱捏造及有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陈晓红    下一篇 王蝶飞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