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诗人百科 - 人人都可免费编辑的诗人百科全书!
诗人百科  > 所属分类  >  当代诗人(1949-今)   

吴炜枫

诗人吴炜枫诗人吴炜枫
目录

人物简介    编辑本段

吴炜枫,男,八五后,湖北襄阳人 ,准资深法律工作者,文学爱好者,熟读天文、地理、《周易》、兵法。

中国诗歌网蓝V诗人,北大五四文学社社员,中国作家网会员,中国诗歌学会注册会员,秋之韵文学社会员,月光诗社会员,“秋之韵文苑“现代诗编委。

荣获人民文学出版社“楚天杯“征文大赛一等奖。

著《独观大略》一书,已零散发表作品八百余首。


吴炜枫作品编辑本段

 

惊蛰


竹根如蛇在泥土心田   游走

绕成一道道节

生成竹笋    探出头听风私语


蚯蚓打包一席阳光热度

疏解土地郁结的心事

等待一粒种子着床   孕育一片春色


燕子剪开晨曦

编织一树树柳絮    杨花

春风栖息枝头摇动桃枝   杏花   炊烟

飘落一地残红


纸鸢驮着风声   攀爬

探索云朵的心事

储蓄一些电粒子酝酿成阵阵春雷


耕牛健硕步伐

惊醒休眠蚁群撩拨大地躁动的春心

一粒鸠鸣  跌落

越过阡陌    盈盈浅笑的油菜花丛

我听到麦青拨节声音……



      

勤劳的农人

          

一张锄头   一把镰刀

蹭亮的手柄泛着温润包浆

一顶破草帽

无精打采的爬在稀疏银发上


烈日炙烤着坡地

没过脚踝的青禾

收紧翩翩起舞的长袖

拧成一条绳宛如冻僵的青蛇


瘦弱的身板儿

不堪重负弯成一枚月芽

灰褐的短袖

汗渍里染了又染

盛开一朵朵白色的盐花


他抬起头眯着眼

看着天空

左手扶着锄把

扬起右手娴熟用手背擦拭额头滚落的珍珠

又弯下身姿

宛如枯槁的双手握紧锄头

铁器敲击着干涸的大地


风从受伤的地缝窜出

掀开衣角

顺着枯萎的躯体攀爬

跳上头顶调皮的将帽子扔在身后

拨弄着满头银色

宛如风中的苇花

此刻     锄地的痕迹越来越浅

而额头的痕迹越来越深……

      

 

一树梅花

    

转过鼎沸的街角

残垣断壁充斥着瞳孔

檐梁已沦陷

反驳墙壁镌刻雨水拍打的痕迹

日子掀起灰色瓦片摔成一地寂寥


一株梅树斜插矮墙旁

院落被枯枝荒草淹没

偶尔会有几只麻雀在此小酣

撒落几声"啁啾"塞满空空如也庭院

青苔爬上井囗晾晒潮湿心事

木门单手抓住悬嵌墙体的门框

吱呀 吱呀 荡着秋千


夕阳骑在矮墙

投下一缕温柔眼神 点燃梅枝

寒风穿墙而过摇醒梅花

暗香涌动

那摇曳的蓓蕾

如一根根燃烧着的火柴

摇动虚弱身体试图解开冬的封印

唤醒春天


我看到有一枚红色花瓣

摆脱冬的枷锁如一滴滴落鲜血

躺进大地怀抱

无声 亦无息

凝视一树待嫁的梅花

在嫌贫爱富丛林

演绎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剧情


颤抖的心

缩回贪婪指尖

今夜 我不能因一时的私欲

拥有你短暂芬芳

而让你绽放枝头做白雪新娘……

      

  

一粒种子在春天找到归宿

            

淅淅沥沥的雨唤醒沉睡大地

墒情恰到好处

麦青拨节的声音弹奏田野

油菜花扯一缕淡黄色羽翼

如十六岁少女舞动青春


柳枝  桃花   杏花   满载春天旨意

万物竞发   领衔主演一场春剧

暧风穿过窗纱    抖动窗帘

轻拂父亲花白头发

在晨曦的东窗编织一缉春卷


父亲扶着窗框   凝视远方的菜地

愁绪缓缓爬上眉宇

饱经风霜的右手伸进怀里掏出

用烟盒层层包裹的种子

放在茶桌慢慢舒展    托在掌心

注视着金色种子宛如端详一双儿女

一枝桃花如闪电掠过脸颊


望着窗外鳞次栉比的楼宇

乌云侵袭瞳孔里一株摇曳桃花

叹息   越过栅栏重重砸在故乡心头

重拾一包种子贴在胸口

失落地坐回沙发    沉思

周未午后我看到种植兰花的花盆

探出几株鹅黄色嫩芽


父亲拿着喷壶喷出雾霭

喂养一个愿望

一粒种子在异乡的春天找到归宿……

       

 一只流浪猫

          

风如群狼怒吼撕咬夜色

雪爬上窗台敲击玻璃


窗帘抖动   如蜻蜓点水

疏竹折断胫骨的声响塞满空旷夜幕


一只猫拖着撕心裂肺尖叫

划破夜空

如一颗遗落心田的流星

溅起一串涟漪


"呜咽"交织着寒气洞穿门窗

如雾霭萦绕思绪

在心间拧成一条绳索   吞噬孤寂

跌入梦境


清晨踏着厚厚积雪

走出栅栏

我看到一只受伤的流浪猫蜷缩在墙角

舔舐着伤口

洁白雪地印着一条殷红的丝带


忧郁的眼神写满悲凉

怯怯看着我

目光交织的一刹那   鼻头一酸

此刻   雪花如一枚枚锋利暗箭袭击心田

飘落一瓣瓣鲜红梅花

我是一只奔波它乡寻食的猫

拖着一身疲惫

扯一缕乡愁缝补思念   舔舐伤口……

   

重生的土地

     

挖机摇动一缕炊烟

在河谷往返穿梭  织成一树花开

石块的碰撞声填充堤坝

缝合洪水斩断的伤痕


铲车的轰鸣驱赶着鹅*石

石块   枯枝   杂草塞满的良田

砂石掩埋下横七竖八的枯禾

记录曾经生机盎然场景


砌坝的师傅三五一组

搅拌砂浆    运送石块   垒砌挡水墙

泛白的草帽

蒸腾起一串串阳光绘制的火焰

汗水浸染的衬衫

镶嵌一朵朵白色梨花


风   宛如游僧

在山谷穿行    化缘

偶尔调皮掀起帽子捋一捋花白头发

时尔送来缕缕厨房味道

挑逗饥肠辘辘肠胃


烈日炙烤的水毁现场

一杆红旗扬起风帆

摆渡苦难

朦胧中我看到一粒粒种子

迎着微风顶破泥土   摇曳

焕发生机的土地养育一茬谷子

夕阳里农人笑妍如花……

 

转运工

    

拾阶而上

步履沉重如深陷的泥潭

呼吸急促

隐匿一场暴风骤雨


汗珠爬上满是皱纹的额头

顺着脸颊    鼻梁    睫毛滑入眼眶

跌落台阶溅起一瓣桃花

连成一串酸甜交织的糖葫芦儿


路过身旁

我清晰的看到他抬起左手

试图去擦拭

不   他是去挪动右肩上的水泥

放任一粒粒汗珠在额头驰骋


黑红的嘴唇如龟裂土地

是案板上的锦鲤   一张一合

粗犷的臂膀条条青筋暴起

如蔓延的瓜蔓


一袋袋水泥是房屋的细胞

是碗里的面条    孩子的学费

是年迈父母药罐里的苦汁

是妻子嘴角的微笑    是生的价值

是墓碑的构件

汇聚一起

沉重捆绑的躯壳碾压成一枚月牙……


夕阳如一枚印章摁在黄昏信签上

   

下午六点

坐在面西的阳台读书   品茶

山茶花盈盈浅笑宛如十六岁少女

婀娜身姿送来缕缕诱人体香

萦绕着思绪涌起春潮


举目   远处群山簇拥

风一遍一遍翻动清洗残存的枯叶

浸润在冬的帷幕

几朵白云骑在山巅

如移动的羊羔

悠闲咀嚼初冬乳汁


一架飞机拖着长长尾巴掠过

秦岭伟岸厚重的肩膀

在四千米飞掠   

朝着落日   一箭穿心

一幅动静和谐的极简主义画卷

缓缓荡开


动静    流畅   光影    一线串起的文明

厚重    苍茫   空无   奔腾    无限延伸的未知


夕阳如一枚印章摁在黄昏信签上

我将思绪裁剪成两段

一节巡视万里河山

一节埋藏书斋探索未知世界……

    

  一束光游弋在黎明前夜

           

窗帘如飞流的瀑布

垂钓    光透过缝隙射入

中年男子冷峻面傍

手中雪茄一闪一闪摇动一缕思绪

在白色笼罩的午后


墨镜背后的眼神

闪烁寒光

穿过玻璃锁定攒动的人流

左手抬起将黑色礼帽  压低

低过尘埃


嘀嘀   嘀   嘀嘀的电台声

敲击着脉搏

如一束光游弋在黎明前夜

塞满房间

一队军警拥着电台侦测车

转过拐角映入瞳孔

急促的指尖吐出一串串字符

在乌云摧城的间隙寻找一线生机


死神张开双臂露出挑逗眼神

如俯视的雄鹰

锁定一只惊恐逃亡的兔子

藏匿电台   销毁  易容   夺窗而出

如鱼跃龙门

融入人群如一滴回归大海的水珠


一轮红日吞噬乌云

坚挺的脊梁磕碎子弹

开出一朵圣洁的花

迎接一面冉冉升起的红旗……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您待完善后可继续阅览。
编辑词条时,请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要实事求是,不得胡乱捏造及有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姚群    下一篇 周军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