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诗人百科 - 人人都可免费编辑的诗人百科全书!
诗人百科  > 所属分类  >  中国诗人   

梁银

目录

人物介绍 编辑本段

梁银,又名梁国英,笔名清风,大专学历,甘肃天祝人,现居新疆乌苏。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成员,青年诗人,乡土诗人,当代文学院学子,中国国学院研究员,《星星》诗刊特约通讯创作员,《中国业余文学网》新疆兼甘肃频道站长,《作家诗人经典文学文摘网》论坛管理员。在文学网,诗歌网,微信新媒体,今日头条,一点资讯,天天快报,百度自媒体,搜狐自媒体,新浪自媒体,网易自媒体,UC自媒体以及报刊杂志发表文章多篇,部分作品荣获“乐山杯”全国文学艺术大展赛三等奖与优秀奖,并选入《全国优秀文学艺术》作品集,其中诗作《从雪身上追思花》荣获第八届北戴河夏令营征征文选拔赛二等奖,诗作《姑娘,请把我的文章发表到你的心上》入围当代文学艺术大展赛,《麦子成熟了外一首》在首届“新天地杯”,征文大赛中荣获二等奖。在首届“精英杯”全国文学创作邀请赛中,《相约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荣获三等奖,《星光梦在大西北点亮》荣获优秀奖。部分作品收录在《作家世界》《中国先锋作家诗人》《中国风诗刊》《西北作家》《风沙诗刊》《广州文学》《诗中国杂志》《雪魂》诗刊《大西北诗人》《华夏诗歌新天地》《当代人气作家获奖作品选》《风华正茂:“精英杯”文学大赛获奖作品**(上册)》《你是我最美的相遇》《中国当代传世诗文集萃》《世界诗歌文学》《新写实主义诗歌选》《红月亮诗刊》《中华风诗刊》《兰陵诗刊》《北疆文艺》《读写指南》《塔城日报》等。

 

梁银梁银

 

 

 

 

 

作品赏析编辑本段

 ◎月光下的荒芜


月亮撒落一地裸露的雪

你和我合二为一

你交出了谷底的春天

唤醒休眠了几十个春秋的夜晚

 

这是在草原

一把火就能燃烧

骨头里散发出烈焰

奔跑的在路上

 

掀开一片奔放的雪

进入一座城,一个村庄

你掏出一朵浪花

喊出了我的名字

 

我看到了云端之上的高山

我听到一条泛滥河流

淹没了一片牧场

我看到你拼命收拢这个夜晚

 

我尽力将森林深处的种子交给你

我掏出风暴

你交出春天

月亮落下去了

 

你喊疼了这个夜晚

一把荒草熄灭了

飘上来一地空白

我喊出了你的名字

 

◎女人的天空

  

东方的太阳

释放光明的能量

女人的窗子

黄金般发亮

 

女人撑起一片天空

男人握紧一片草原

谁改变了女人的模样

新时代的号角

吹响女人的方圆

 

这蓝色的天空

让女人喷发骨头里的火焰

飞天的女神

燃烧了一片草原

 

四海之内的月亮

化作女人的模样

一半在天空之上煮着星辰

一半在大地之上围着河流

 

天空之上的海洋

女人划起帆船

彼岸的三月

开满染红春天的牡丹

 

女人丰满的蓝天

住满了鲜花和力量

一嗓子

喊醒了追梦的羔羊

 

◎如梦的花季

 

远远的走来

抱起

放在月亮上

 

内心的雪开始燃烧

月光覆盖了荒芜

一地的清白

包围了涨潮的海

 

站着不动

像大树一样繁茂

虚心接受充实的干净

填满空虚的缝隙

 

春天来了

一朵花冲破花苞

藏不住的月光曝光

一泻千里

 

这个季节适合呐喊

海底的声音张合有度

披上月光

靠拢的语言

合着节拍

 

如梦的风声

越来越紧

轻轻一拍

一颗心红的发紫


◎我把月亮放在桌子上

 

我把月亮摘下来

放在桌子上

满屋子的月光

跌落成雪

开始融化

 

大海涨潮了

沙滩淹没了

月亮从海底飘上来

裸露在沙滩上

 

放一把火吧

让月光更自然一些

撞开虚掩的门

呐喊吧

海底的声音

刻在骨头里

 

抱紧月亮

让圣洁的火焰

怒放吧

 

站不稳的稻草人

栽进月光里

攒足最后的力气

冲出了云霄

 

月亮挂在了天上

半个儿圆了

半个儿还在梦里


 ◎一枚戒指

 

一枚戒指

点亮了夜晚

站立的一步步跌落

 

呐喊和冲锋揉在一起

攒足的血液

拧成一股绳

省下的积蓄

像烧滚的油

 

空白的领地住满了羔羊

听得见屠宰的声音

皮囊下的语言

裹着刀锋或者棉被

有的被剥离

有的被藏匿

 

谁都知道光的力量

眼睛逮着了火热

谁看见了冬天的钉子

 

一面墙

一面镜子

两个人或者是三个人

有的有血液

有的像木头

有的早已死去

 

金子早已醒来

你还睡在戒指上做梦


 ◎草原姑娘

 

你轻轻的走了过来

带着一片草原

带着一座雪山

带着一条河流

 

正如你轻轻的来

山丹花开了

雪莲花开了

封冻的河流开了

 

你来对了时间

我闻到了泥土的清香

花儿骨头里的芬芳

奔腾的河流如血液一样燃烧

 

你站在那里

像早晨八九点的太阳

像夜晚三更天的月亮

允许我把你无限延伸到极点

 

我从你眼睛里看到了

游动的春天

我从你脸上看到了

无限的风光

 

你啊

草原上的春天

一个少年举着火把

迎接秋天里的辉煌

 

 ◎那一世

 

那一世

我种花种树种森林

不问世间纷争

不问天上人间

送月亮,迎日出

伴青山,依绿水

斗鸟玩虫弄舞墨

不为他山石

就为一枝梅

 

那一世

我给了你春天

你给了我冬天

我随风借雨走天涯

不为二月春来俏

就为寒冬腊月梅艳红

 

那一世

我求云跪雨拜雪花

不为百花争新艳

就为枯木逢暖春

雪裹一支梅

 

那一世

我山一程,水一程

守护陌上花

不为感天动地

就为今朝有你

 

 ◎你行走在我的心坎上

  

你被一场大雪覆盖

我从雪的世界里捕捉

最后一朵雪花

落在我手心里的温度

 

你的红唇上刻满罪恶

我无法走出你的世界

我是一个罪人

在你保守的领地里大兴土木

 

你把千百年积攒的火焰

扔给一个稻草人

我想不到

你把整个森林烧成一片废墟

 

你站立的时候

我在雾里行走

我看清了你骨头上的花瓣

我将整个春天投递给你

 

你落下来的时候

我在世界里行走

两个影子跌落在月光下

我触摸到你心底呐喊的声音

 

你啊

放行了一个囚徒

抓住了一个俘虏

我将注满血液的灵魂

晾晒在你的心坎上


 ◎城堡里的美人

 

远处闪着暗哑的光亮

山峰一样错开排列

美人走在峰尖上

轻易占据了城堡

 

风没动

草也没动

裙摆动了

动的很有节奏

 

城门虚掩着

进进出出一些无关而有关的人

说不清楚

美人似乎要放一只老虎出来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能想到什么呢

是不是刀光剑影的瞬间

或许是一把火点燃了干柴

 

星星眨眼的功夫

城门开了

走出一头舞着黑夜的狮子

呼啸着刀刃般的春天

 

老虎叫醒了一片喊疼的云

狮子栽在光芒里

像极了一场博弈

相继离开了废墟


 ◎枯萎的月光

 

今夜低沉

捡拾不起自己

一个人越走越远

背影被月光涂鸦

 

拿什么弥补夜晚的缺陷

两行相思早已死去

涨潮的海早已退去

撒落了一地暗哑

 

找一块肥沃的土壤

把月亮种下去

引五湖四海之水

让月亮疯长吧

 

找一棵向阳的大树

让月亮找到靠山

像一朵欲开的花蕾

从海面上升起来吧

 

今夜荒芜边际

使出洪荒之力

摘星拨云

让枯竭的火焰燃烧吧

 

月光如野草

来一阵风

就是冬天

就是春天


◎女人的谎言

 

她走向午夜深处

剥离夜的外衣

禁止我前行

她和夜色早融为一体

 

我猜不透她的心思

不敢越雷池半步

拿出一张纸

遮住上升的月光

 

都是灵魂在作祟

关上窗就是黑夜在舞蹈

我不能过去

她的声音足以压倒一座山

 

她完全拆开了夜晚

我怎么也拼凑不出春天

她的眼里装满了一汪清泉

叮咚声淹没了一座城池

 

她高呼着

海里最纯粹的声音

我揭不开夜的真相

一步步退后

 

她转身了

扔给我一块木头

一个真实的声音撕碎了夜晚

 

 ◎七夕只是一个神话

 

我不说笑话

这个夜晚我将在苦难中度过

没有办法

九天外一对俊男靓女正在一步步靠近

 

我是跌落在凡间的尘埃

一阵风过后

我将不是我

我在黑暗中找寻许下的诺言

 

天上的爱情传诵了亿万年

地上的我栽进了月光里

是不是天上的神仙也和我一样脆弱

经不起生离死别的煎熬

 

我是一个凡人

不用亿万年

一辈子就够了

我将这一辈子过的就像天上一样

 

天上的这一天啊

布满在人间的一段神话

要用多少年

我才能让这离奇化为现实

 

我说了神话

你会在七夕这一天灵光乍现吗

也许,这是神话中的神话

我还是把黑夜倒过来看看太阳吧

 

 ◎跌落在月光下的一滴水

 

他如麻杆一样摇摇晃晃

他的影子宛如乡愁

清风吹透瘦骨

体内的河流拍打起浪花

 

他是外乡移民过来的蚂蚁

一方水土撑不起一片天空

两脚间踏着荆棘,或许是断崖

无非一念之间就是一生

 

星子如焰火

光源中聚着洪荒之力

跌倒了爬起来还有生命

没有喊出远山的力量

 

在原地转不出终点

只不过在十字路口卡顿了一下

月光如镜子一样悬着

飞刀借着风从背后穿来

 

一匹马闯不出江湖

一个人像极了标本

影子可以充当一股力量

向着太阳走或许能翻越大山

 

闭上眼涵养甘泉

挤出一滴活着的水

捧着月光穿入盲区

岁月就在黑白中颠倒着   

        

◎月光下升起一场大爱

 

夜晚已面目全非

空中飘着多余的修饰

一半被风吹走了

一半落在了水面上

 

她把月亮摘下来

像毯子一样铺开

月光饱满如水

两个影子在画布上涂鸦

 

我来不及修堵围墙

像燃烧的稻草人一样冲进了云霄

两个人在月光下对峙

井底的青蛙喊疼了水里的鱼儿

 

两个灵魂已完美融合

交集着海里最纯粹的声音

一个像狼一样穿进了森林

一个像虎一样发威

 

月光所剩无几

我在左边数着星星

她在右边扯了一片云

黑暗中亮起了一道光芒

 

我把云雾遣散

她喊出了心中的誓言

我和她清澈如电

放飞了带着翅膀的梦

 

 ◎月光下的思念

 

夜色如冰块一样

冻僵的刀子剜着肉

风中藏着荆棘或者带毒的针

角落在阴暗中蒸腾着潮湿

 

月亮撒下一张网

灵肉漂了起来

封口扎不紧

外溢着一把骨头的疼痛

 

一个影子如木桩一样

月光疼出了呐喊

一把锯子挥洒着

裂痕上滴着血

 

远方已过期

灯火已失明

云朵上行走着过客

天涯断裂的无法拼凑

 

月光跌落的正是时候

你要是喊出我的名字

深渊之上会架起一座桥

灵与肉会碰撞出火焰

 

我把你的影子举起来

也许你会飞出一道彩虹

或许死去的鱼

会在海面上溅起一朵希望的浪花


◎两座大山捧着一条河

 

两座大山面对面站着

像两个沦陷于红尘中的汉子

一个眼里装满了风高浪急

一个怀里簇拥着天女散花

 

河水的颜值极其清秀

渗透着骨头里的纯净

你看她行走的样子

深刻的影子已无法抹黑

 

两座山似乎失去本真

铁打的力量荡然无存

一步步逼近河的灵魂

河已无法越过两道栅栏

 

谁也无法撼动两座山的力量

河在云朵上行走

河已无法清净

如何在两座大山间跨越

 

风吹的方向模糊不清

两个苦行僧奔放着烈焰

一个浪花推动着另一个浪花

一个影子倾斜于另一个影子

 

最后的脚步没有声音

众星捧着月亮

两座山返回了真实的模样

一条河唱出了心中的信念


 ◎王寡妇的春天

 

李二狗像大树一样长满枝桠

王寡妇如二月的牡丹

怒放,爆发

 

王寡妇的二月

是狂野里的一阵风

是挡不住的洪流

 

李二狗在王寡妇的二月里

疯长,长出青苔

隆起一片草原

像脱缰的野马

奔放

 

王寡妇在二月里

抓住流放的白云

撕碎,填满腥红

一声尖叫

小草发芽了

 

李二狗扮演成使者

一步步深入

一步步跌落

 

王寡妇感觉到

春天来了

一只大公鸡在谷底

发怒


  

◎一颗进化完美的螺帽

 

上个世纪和她无法融合

她把自己安放在尘世之外

一块牌坊放出一股风

走远了

 

下个世纪她把自己拆卸

重新输入血液

重新打磨骨头

像一颗进化完美的螺帽

 

她把生锈的螺栓喊醒

把自己装扮的更像螺帽

能听见她发扬了铁的精神

她在不断探索和进取中

 

机器轰鸣出她蜕变的力量

螺帽匹配了她的灵魂

她一步步上升

螺栓一步步跌落

 

铁更像铁

钢更像钢

她更像一个人

像极了对吗

 

不,她不是一个人

她是进化而来的一个鬼魅

起风了

她进行了冰火两重天


◎一块地释放出赤裸裸的信号

 

一块地荒芜了若干日月

刚开始诞生过一粒麦子

那时风声紧

见不得阳光

 

不完整的月亮沉入了海底

没有人能打捞上来残缺的一半

干瘪的世界处于空洞中

河水失去了方向

 

野外的麦子超过了饱满的极限

一块地跌入了骚动

一只蛮牛撬动了地壳

农耕文化进入了高潮

 

一场透雨知时而落

无形的力量挺了一把劲

春风张扬了高度

丰收的影子圆了一半

 

自然界暴露出青筋

麦子的锋芒刺醒空虚

土地的血液膨胀疼痛

希望一次次越过了龙门

 

◎一场大风隐藏了一些秘密

  

一场大风从海上而起

海面不再平静

衍生出机关或者利刃

谁也无法预测风为谁而起

 

风是裸体的蛮夫

海不是你我能左右的木头人

海的温度远远超于想象

水面上飘动着伪造的假象

 

海推动着风上岸

紧紧地咬住远处的影子不放

风里带着雾

尘土中现出一些走动的污垢

 

这个不可丈量的大海啊

谁能跨越你波动的影子

风是你吹出去的一枚棋子

一场博弈左右摇摆

 

一面镜子显出原形

风像五光十色的泡沫一样

你也有大海

我也有大海

 

无数个大海平静了

风葬在了高岗上

你向迷雾深处走去

我朝着太阳吹了一口气

 

附件列表


3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您待完善后可继续阅览。
编辑词条时,请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要实事求是,不得胡乱捏造及有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 小月昱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